您的位置:主页 > U生活台 >她在结婚前夕头髮突然「掉光」,夫家对她不离不弃!没想到三个月 >

她在结婚前夕头髮突然「掉光」,夫家对她不离不弃!没想到三个月

作者: 2020-07-01 浏览: 479 次

明朝末年,湖北云梦县有个姓白的员外,只生有一个女儿叫翠晴。翠晴在七岁那年,就和陈家一位少爷订下了「娃娃亲」。两家商议好,只等翠晴年满18岁后,陈家就来迎娶。

不料翠晴在满18岁的前几个月,满头乌黑的秀髮竟然在短短一个月内就掉光了,成了一个光头。翠晴服用过县上那些名医开的葯,却丝毫不起作用。

陈家听到这个消息后,赶到了白府。白家夫妇面面相觑,怕他们提出退婚。没想到陈家夫妇只是让翠晴安心地养病,说会让儿子準时来迎娶的。送走了陈家夫妻后,白老爷和夫人商量着,既然陈家如此重情重义,于是便决定了将白家一半的财产都作为翠晴的陪嫁。

送走了亲家,白老爷一下子想到了下游邻水县的柳郎中。五年前,他们一家到邻水县去踏青,翠晴不小心跌伤了头部,就是让当地有名的柳郎中包扎的伤口。没有几天,翠晴的伤口就长好了。当下,白老爷就派出管家和家丁去邻水县接柳郎中,并嘱咐管家先不要泄露了小姐的病状,也可以再试探一下柳郎中的医术。

不到一日,管家便领着柳郎中来到了白府。白老爷喜滋滋地出来迎接时,不料看见的却是个陌生的年轻人。管家对白老爷解释着:「老爷,柳郎中去年就过世了,这是他的儿子。人们都夸他医术也是一样了得。」白老爷一听,只得请这位年轻的柳郎中进内堂为翠晴看病。

柳郎中隔着竹帘为翠晴把起了脉,向白老爷问道:「小姐是否有脱髮的癥状?」白老爷不禁点头表示讚许。柳郎中解释道:「这是因为小姐前一段时间心情紧张、焦虑引起血虚所致。」他起身到外厅开好了药方递给管家,交代着要用小姐的少许青丝做药引,服上半个月就能见到疗效;连续服上半年的话,即可痊癒。白老爷听说需要翠晴的头髮,又连声叹着气说道:「小女的头髮早在几个月前就落光了,已经找不到了。这可如何是好啊?」柳郎中沉思了一下,安慰着说:「我这就回邻水一趟,去找药引子吧。」白老爷听说有替代物,立即转悲为喜。

柳郎中第二天晌午便赶回了白府,将一些黑色细末放入草药中,让翠晴服用。就这样,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,翠晴的头皮上果真生出了短短的发桩。

待翠晴的生日过后,陈家风风光光地把翠晴迎娶到了陈府,白家夫妇这才如释重负地鬆了一口气。

她在结婚前夕头髮突然「掉光」,夫家对她不离不弃!没想到三个月

三天后,当翠晴和陈家少爷一起乘轿回娘家看望二老时,白家夫妇发现女婿对翠晴很是体贴。白夫人看着女儿有些憔悴的脸,交待她要注意身体健康,翠晴满脸欢喜地点头答应。白夫人又不厌其烦地交待着,让她好好记住安排家丁去找柳郎中给她看病的时间。


陈家少爷连忙对白夫人说着:「岳母大人您就放心吧,我们陈家不会亏待翠晴的。」送走了恩爱的小两口,白家夫妇才真正地放下心来。

三个月后的某一天,陈家的少爷突然来到白家,说是来接翠晴的。白家老两口听完这话大吃一惊,因为翠晴并没有回这里!当下翁婿二人一起,急急忙忙地到县衙报了案。

县令传来陈家的两名轿夫,两名轿夫跪在公堂下都说少奶奶在离白府不远处就要求下轿,他们当下人的不好多问,就只有按照少奶奶的吩咐,打道回府了。

县令差人去打探消息,衙役查了几天也毫无头绪。更奇怪的是,几天后,陈府那两名轿夫也同时失蹤。据陈家少爷说,两名轿夫失蹤前,家里还丢失了一大笔钱。

这四人连续的失蹤案让县令忙得晕头转向,四处派人打探消息。可是衙役们查来查去,依然没有任何线索,白家和陈家也在惶惶不安的心情下,期待着翠晴能平安回来。

陈家少爷受到新婚妻子失蹤的打击,一病不起,昏迷中一直喊着妻子的名字。几日后,陈家的老爷和夫人又满腹心事地到白府来拜访,悲伤地说儿子现在的情况很糟糕,希望亲家能答应他们再为儿子娶亲来沖沖喜。白家夫妇一听这话,虽觉得他们有些操之过急,不过想到如果女婿有个三长两短,这对谁都没有好处的,当下便点头同意了女婿再娶。陈家也信誓旦旦地承诺着,如果翠晴平安归来,正房的名分还是她的。

不久后,陈家为儿子娶了一房姨太太,陈家少爷在身体逐渐恢复后,也到白家去探望岳父岳母。白家夫妇看着孝顺的女婿,感慨着老天爷待他们不薄。

两个月后的一个深夜,摇摇晃晃的陈家少爷在回家的路上,看到一个纤巧女子的身影向他飘过来,他一把将女子揽进怀里。那女子柔声地叫着他「相公」。陈家少爷睁开迷糊的眼睛时,只见竟然是一个光光的头在对着他,他立即把怀中的女子推到在地,然后吓得连滚带爬地喊道:「鬼呀!有鬼呀!」地上的光头女子这时幽幽地说道:「相公,有什幺要说的,我们到公堂上去说个清楚吧!」当下从街角旁边冲出几个衙役来,将面如死灰的陈家少爷绑到了县衙的公堂上,县衙外也挤满了从附近赶来看热闹的人们。

夜半的县衙内灯火通明,此时的陈家少爷早已被衙役们的吼声吓清醒了,头上已经冒出了层层的汗珠。他困惑地对县令说,自己不知道是怎幺回事,以为妻子失蹤那幺久了,可能是死了,才喊有鬼的。

县令又命令手下「传证人」。堂上又来了两个打扮香艳的女子,陈家少爷直说自己并不认得她们。两个女子跪在公堂上说,她俩本是青楼的女子,有一个晚上,陈家的两个家丁到青楼找上她俩。喝了几杯后,他们便高兴地说自己快发财了,等拿到少爷给他们的那一笔奖赏后,就会为她俩赎身,然后过平常夫妻的日子。可是自从那晚上他们走后,她们等来的却是那两人失蹤的消息。

此时,陈家少爷依然一口咬定说自己与这几起失蹤案毫无关係。县令再拍惊堂木,不急不缓地问道:「本县再问你,我已经吩咐牙婆检查过你妻子的身体,为何迄今为止,她还是处子之身?」陈家少爷哑口无言,终于支撑不住,全身瘫坐在了地上,招认了所有的犯罪经过。

原来,就在成亲的那天,在红烛摇曳的新房内,他一把拉开翠晴的红盖头,恶狠狠地说道:「你以为我们家真的这幺稀罕你?那是我爹娘看中你家的财产,才强迫我娶你进门的!我才不会和一个光头同房呢!」说完便走出新房,留下翠晴和小红哭到了天明。

翠晴在娘家从来就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委屈,但是她侥倖地想着可能是相公一时冲动才那样说的,假以时日,他一定会被自己的贤良和温柔所感动的。于是让小红一定要为她保密,不得在娘家二老的面前泄露半点秘密。

三天后,翠晴夫妇带着小红一起回娘家时,陈家公子在岳父岳母面前对翠晴表现得极为体贴的样子。翠晴看着双亲,为了不让他们伤心难过,只得强颜欢笑。小红站在一旁,也不敢多说半句。

翠晴在陈家生活了不到半个月,头上才冒出的发桩又全部落完。小红想着要偷偷跑回白家去向老爷稟告,但是每次都被陈家的家丁们挡住了。主僕俩就这样在陈家被软禁着,有苦说不出。两个月后的一个晚上,翠晴正在房里和小红相拥而泣的时候,少爷跨进来不耐烦地说她们哭坏了自家的运气,拽着小红就往屋外走,并将翠晴的房门反锁上。可怜的小红被陈家少爷欺负后,含恨冲出柴房,哭着叫小姐多保重,然后跑到园中投井自杀了。

她在结婚前夕头髮突然「掉光」,夫家对她不离不弃!没想到三个月

当翠晴听说陈家少爷吩咐家丁要将小红的尸体扔到江里的时候,她苦苦哀求着他:「念在小红从小陪我一起长大的情分上,就让我卖掉自己的首饰去把她安葬了吧……」陈家少爷看着这个急得快要疯掉了的光头妻子,竟然开恩答应了这个请求。


天明之后,翠晴到江边準备安葬小红。旁边的两个家丁却架着她的胳膊,在她耳边说着:「少奶奶,你不要怪我们啊,这都是少爷安排的。」便将她一下就推进了波涛汹涌的江水中。之后,两个家丁又将丫鬟的尸体也一气扔进江里。后来,那两个家丁在县衙为少爷做了假证,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料到,在不久之后,他们自己也遭到了报应……

在白家的「好女婿」假装重病、再次成婚后不久,白府来了一个送信的人。白老爷打开一看,发现竟然是柳郎中写来的信。信上说前一段时间有一艘邻水县的渔船捞上来一个没有头髮的女子,辗转被送到他那里医治,目前还在昏迷中。他在白府并没有见过小姐的相貌,所以不敢肯定是不是白家的小姐。

白老爷和夫人本想马上去通知陈家这个好消息的,但是又想到万一不是女儿,到时候只会让女婿干着急的。所以老两口便急急忙忙地赶到邻水县,找到了柳郎中的家。一进门,白夫人便伏在失而复得的女儿身上哭开了。

柳郎中告诉他们,小姐的昏迷不碍事。可是又受了江水的刺激,只怕头髮在短时间内是不能长出来了。白家夫妇从柳郎中那里把昏迷中的翠晴接回云梦家中后,因为觉得她落入江中这事很蹊跷,因此就多了一个心眼,打算先不通知陈家,而是悄悄地稟报了县令。在柳郎中的悉心调理下,翠晴终于醒了过来,哭着把嫁到陈家的一切都告诉了父母。

而今晚的陈家少爷的「遇鬼」事件,也是明察秋毫的县令安排的。

陈家少爷在公堂之上画了押,看到了悲切的双亲。他瞪着眼睛向他们怒吼道:「这就是你们贪图钱财的后果!哈哈……」陈家二老万分悔恨地跌坐在地上。

县令宣告,云梦的四人离奇失蹤案就此结案,人犯罪大恶极,关入牢中,秋后问斩。

几天后,柳郎中向白老爷辞行。白老爷忽然想起了什幺,疑惑地问柳郎中:「上次你说小女的葯里面需要她的头髮来做药引,你后来回到邻水,是用什幺东西来代替的啊?」柳郎中尴尬地说道:「白老爷,不瞒您说,我上次回去找的药引,正是小姐的青丝……」

柳郎中这一席话令白老爷和夫人大吃一惊,柳郎中赶紧解释道:「白老爷,五年前翠晴小姐在邻水游玩的时候,头部受伤。在我家包扎完伤口走了之后,我就把小姐的头髮收了起来,繫到了门前那颗老槐树上。」

她在结婚前夕头髮突然「掉光」,夫家对她不离不弃!没想到三个月

这个柳郎中在五年前就悄悄地喜欢上了翠晴,后来又把翠晴包扎伤口时剪落的髮丝小心地系在树上。他不敢奢望得到翠晴,只是每天都对着老槐树念着「平平安安」四个字,祈祷翠晴能健康快乐地过一生。没想到翠晴的头髮竟然在几年后恰好做了药引。


此刻白老爷和夫人都已经泪流满面,当即向柳郎中问道:「翠晴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样子,你还会喜欢她吗?」柳郎中躬身回答说:「真正喜欢一个人,不会因为对方的容颜改变而改变的。如果二老放心,请让我来照顾翠晴的一生吧!」翠晴在帘后悄悄地听着他们的交谈,也被柳郎中的一片深情所感动。

不久之后,白家便为翠晴和柳郎中举行了隆重的婚礼。婚后两年中,翠晴不间断地服用了丈夫配製的葯,后来果真又长出了一头乌黑的长发……

via

猜您还喜欢 猜您还喜欢